• <input id="kegyg"><label id="kegyg"></label></input>
    用戶登陸  帳號 密碼 熱點:
  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資訊 >> 設計師手記 視力保護色: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)

    “根據自己的生活方式去設計”

      錢夢妮  鄉村矛盾的根本
      第一財經日報:你在2009年建造“橋上書屋”時,創造性地想到將希望小學建在小橋上,一方面連通溪水兩岸已經破敗的土樓,一方面以公共空間的形式激活了整個村落。240平方米的建筑沒有過多炫技的設計,外表與土樓的顏色融洽相處。也有批評的意見認為這種“空降”的作品會破壞當地本土文化,你怎樣認為?
      李曉東:“橋上書屋”本來是希望小學,但村里一批小孩上完課之后就沒有學生了;現在變成了旅游景點,很多去喝茶的人,也有很多福建的建筑院校學生把它當成案例研究、現場考察。但這同樣也是把社區激活了,村民做農家樂接待游客,經濟上有新的試點。
      下石村非常偏僻,本來有本地土樓文化,但現在人都不住在里面,土樓都快塌了。要談保護也排不上號,因為福建有9000個土樓。書屋造價六十萬,項目是我們自己籌錢的,后來得獎的兩萬美元獎金都放那兒作為維護費用。以前公共空間沒人管,現在村口都有停車場、廁所,建筑還成為福建省旅游試點單位、世界八大環保建筑。我一個很小的建筑就把那個村給激活了。
      任何新事物出來之后,有多少負面影響都有可能,但不能因為這樣就批評當初不該做。正確邏輯應該是這樣的吧?
      日報:你的作品大多在鄉村,這是為什么?
      李曉東:不是因為我特別關注鄉村,而是很多創作理想只有在偏遠地區才能實現,城市里太復雜,品質沒法保證。100分的設計,做好之后只有60分,各方面都會拉下來,因為我們的工藝體系整個都還沒有建立起來。在鄉下我可以百分百地控制,規模小造價少才能控制得住,一兩百平米小房子就可以產生足夠的社會效應。
      日報:作為建筑師,你也非常關注社會問題,比如近兩年在成都林盤計劃實施的社區改造項目,你提出“田中城”的概念。請具體談談其中的理念,以及現在的進展狀況。
      李曉東:建筑本來就是綜合學科,包括了科技、文化、政治。農村城鎮化現在是中國很大的一個亮點,也是下一個經濟增長主要的核心力量,如果走對了,全世界都上去,走錯了,全世界都會遭殃。這并不是聳人聽聞。我們有14億人口,七八億在農村——核心問題是土地價值的提升,而不是把農村變成城市。保證現有宅基地不變的情況下,把農村城鎮化,不增加占用耕地——而現在都是簡單地復制大城市,以為這就是現代化了,其實真正的現代化應該體現在軟性、運作上,而不是簡單的高樓大廈。
      但人們的意識很難轉變。項目推進難也是因為這個,書記、市長都支持,規劃局長不支持。現在就被卡在那兒了。
      歐洲在二戰前進行工業革命,實體經濟很強,美國在這個基礎上發展高科技和金融,中國現在補了他們的課,但如果沒有自己的東西肯定會被掐死。我們的經濟增長點就是農村城鎮化和綠色經濟,這將是未來的核心。土地深化效益在歐洲是兩倍至三十倍,我們才零點幾,你種土豆賣土豆,我種土豆賣淀粉,兩者差很多。農村城鎮化是提高生產效率,而不是把農村變成城市,這個概念得弄清楚。
      另外必須要保證本土化,中國14億人如果全跟全球化綁在一起,一旦經濟危機馬上影響到我們,要保證70%-80%左右的本土化,國外打仗了、經濟危機了我們還能自給自足,這樣就有了保障。同時也不能指望中國人都跟美國人一樣消費,否則承擔不起。你看那么多人買一套兩套房子,就是對自己和未來不自信。這消耗資源有多大。
      城市里的建筑
      日報:你在某次訪談中提到“城市比農村更脆弱”,城市問題是不是相對來說更加迫切?
      李曉東:大城市主要就是人口密度問題。北京現在將近五千萬人,六百萬輛車,霧霾。關鍵是我們發展不平衡。荷蘭都市群里,阿姆斯特丹就七十萬人,邊上小村都有很多人生活著,沒覺得大城市更好。再怎么規劃都沒辦法,怎么修路都堵,而是人口絕對多的問題。
      當然也有規劃問題,比如天通苑這種巨大社區;還有建設過量,市中心很多空地,房價很貴,于是大家就都到郊區買房,來回通勤增加交通成本。在這里頭建筑問題已經不重要了,你說在這樣的城市里頭,談論一個建筑設計得好看難看還重要么?
      日報:中國建筑行業最主要的問題出在哪兒?
      李曉東:我們現在的建造方法、體制都不利于形成一個好的建筑氛圍。大院、設計院都因為設計費太低而拼量,一年做兩個設計和十個設計收入肯定不一樣,那就重復唄,把以前做過的東西拿出來再用。年輕人剛畢業就可以直接設計十萬平米的房子了,他還不知道房子是怎么回事兒呢。在學校里就學了幾招,然后就從雜志上抄。沒有積累過就開始做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,做時間長了腦子會僵化掉,最后人也毀掉了。西方年輕建筑師十年之內都只做很小的項目,都把它們當做精品在雕琢,這對他來說就是正能量的積攢。有些人說,出來先掙錢,等有錢了再做精品建筑,那根本做不出來。
      日報:于是現在更多的有錢業主選擇請國外的明星建筑師來做。
      李曉東:外國建筑師一樣,跑中國來也沒有落地的。新加坡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也請世界各地建筑師去做東西,后來發現跟他們本土人做的東西一樣,大家都根本不知道熱帶的生活方式是怎樣的。九十年代之后他們想明白了,得獨立思考,根據自己的生活方式去設計。中國人只是把西方理念套過來,沒有把它融進設計里。
      傳統空間觀念的回歸
      日報:在你的著作《中國空間》里,用大量篇幅透過中國傳統繪畫、詩歌、漢字、小說闡釋古人對“空間”概念的理解。這與當代以西方理論為支撐的建筑體系能否結合?
      李曉東:這里面分兩種,一個是形而下的空間,指的是建筑形式,比如大屋頂、磚瓦、木結構,那些跟我們現代生活已經沒有一點關系了;另外則是形而上的。西方亞里士多德講的是絕對空間,和老子的理論不同。就好比Container(器)與contained(用)是不一樣的。西方人看東西是“物體在一個環境里”,把它看做實體,講究透視;中國人是鳥瞰的上帝視野,從第三方看人與環境的關系,而不是人看建筑本身。這個在現代建筑里為什么不可以有啊,我的東西能得獎就是因為這個原因。
      日報:這些與“氣”的概念,以及園林空間里穿梭往來的動態感受都息息相關。
      李曉東:風水并不是簡單迷信,就是要能量平衡。好的風水就是能量平衡,在里面呆著不會得病,人與環境的氣場是息息相關的,兩者都是順的肯定舒服。作為建筑師,對環境的設計負最高責任的人,如果對這個不了解那還怎么去做建筑。普通人對這些沒那么敏感,對生活環境的氣場要求不高,那么自身氣場肯定也就弱了。
      日報:東方價值觀與西方最大的不同在哪里?
      李曉東:西方人是主客觀分開,東方人是把主客觀放在一起的,所以才有了詩意。古人說“杜影知竿乃妙”,看影子就知道東西的存在,而西方人肯定是描述事物本身。
      可現在中國年輕人從來不接觸東方文化,這是最大的問題。本來我們比西方豐富很多,可以有東方可以有西方,他們不了解我們,但我們了解雙方;本來弱勢可占主導,因為要學習優秀的東西,而強者是不會去學習弱的。
      日報:建筑是西方創立的體系規則,我們如何在此基礎之上找到自己的優勢?
      李曉東:少數的建筑師現在知道規則之后,在試圖努力改進這個規則。我們有自身的理想,而且實際問題也不一樣;另外西方不再發展了,經濟上沒有這個需求、不需要造那么多房子,而我們還在動著。這個過程肯定會跟他們以前不一樣,因為現在有大數據了,有云計算、互聯網,資源、技術、理解、文化都不一樣,那為什么還做得跟他們一樣,還比他們差?
      日報:近幾年普利茲克獎頻頻頒給日本和中國的建筑師,具有東方智慧、并且學貫中西的建筑師是否為未來主要力量?
      李曉東:首先西方現在已經不做建筑了,日本也少了,多是小項目。人類生活總共有三種層次:第一生態,人和自然在一起;第二生態,人脫離自然;第三,人要回歸自然。要智能化地與自然和平共處,但也不能全部丟掉第二生態階段所積累的知識和技術。
      比如我把漓苑書屋放在水邊,從底下就可以吸涼氣進來,從屋頂旁邊冒出去,通風之后夏天很涼快;冬天這個玻璃盒子又會形成自然的溫室——完全沒有裝空調或暖氣,這就是技術。這種東西用到設計上就環保,完全零排放。外墻上的柴火棍兒,夏天可以遮陽,冬天也不會擋光;而且很容易維護,掉下來再裝根新的上去。
      做什么都得用巧勁兒。《葉問》里真正高手一拳打倒,蓋房子也一樣,俗手弄得特別熱鬧,手法主義,生怕別人看不出設計,你看漓苑書屋有什么設計,都很簡單。老百姓也看得懂,最高評委也看得懂,沒有文化差異。就好比打牌,第一要義就是有策略,整體看對方出什么牌,只有技巧肯定會輸。
      好建筑師光有技巧不行,眼低手高永遠都是匠人;應該眼高手低,手低是放棄所有技巧,眼界高是需要什么就用什么,以前學的東西都要拋掉,不然只能自己玩兒。

    來源: 第一財經日報

    推薦圖文

    • “土木/營造”之“現代性”———“土木/營造”之..
    • 奧雷·舍人:中國成為“創新中心”/奧雷·舍人:中國..
    • 經典建筑的生命力/經典建筑的生命力
    • 菲利普·瓊斯:低碳星球需要低碳的建筑環境/菲利普·瓊斯:低..
    • 往前回顧,往后營造/往前回顧,往后營..
    • 黃錫璆:醫院建筑設計的巧與妙/黃錫璆:醫院建筑..
    恒彩娱乐
  • <input id="kegyg"><label id="kegyg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kegyg"><label id="kegyg"></label></input>